首页  >  要闻动态  >  要闻

巴音郭楞金属制造有限公司

来源:技术     时间:2022-01-17 05:54

巴音郭楞金属制造有限公司dxq4f,广州石材总公司,茂名涂料营运部,保定陶瓷经销部,鄂州石材营运部

巴音郭楞金属制造有限公司

作为明星企业,百济神州每一次资本“振翅”都牵动资本市场的目光。昨天,百济神州再次IPO敲钟,首家在A股、港股和美股三地上市的生物医药企业正式诞生。   一路走来,百济神州靠巨额研发投入和全球化布局,站上了中国创新药浪潮之巅,但外界对其巨额“烧钱”搞研发,连年亏损的模式质疑之声越来越大,百济神州上市首日也破发。“尽管具体的盈利时间未定,但随着全球战略的推进,新药研发的开花结果,我们的营收也会有突破性增长。”百济神州总裁吴晓滨回应称。   首家“三地上市”药企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锣响,百济神州成功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开始交易,全球首家在上交所、纳斯达克、港交所三地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正式诞生。正式回A股登陆科创板,百济神州此次发行价为192.6元/股,预计募集资金总额达221.60亿元,是今年继义翘神州之后的第二大高价股票。   2010年,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创始人兼所长王晓东本想去旧金山湾区创立医药公司,却在朋友聚会上遇到了美国人欧雷强,并在对方的劝说下选择在北京昌平创办百济神州,取“百创新药,济世惠民”之意。   在敲钟仪式现场,王晓东对记者感慨,当初欧雷强提议在北京创业的决定无比正确:“中国当时已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医药市场,有着巨大的药物需求。中国癌症患者的需求远远没有得到满足,抗癌药市场会越来越大。”   十一年走来,百济神州从生物科技企业走向一家价值链完整的生物制药公司:2011年北京研发中心成立,2016年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2017年广州生物药生产基地开始建设,苏州产业化基地落成,2018年在美国联交所上市。2019年11月1日,与跨国生物制药龙头安进公司达成创纪录的合作,15天后,自研药泽布替尼通过美国FDA批准,无数镁光灯亮起。2020年百悦泽、百泽安及安加维共5项附条件获批适应症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   王晓东对百济神州登陆科创板十分激动,上市前一夜醒了两次,甚至梦见了上市的情景:“百济神州科创板上市,给我们募集到了在全球制药公司里都算非常可观的资金量,这意味着我们能做更多有难度的研发,能够有更多的试错机会,更好地优化我们的团队。”   研发投入远超同类公司   此次IPO前,为稳定新股股价,百济神州曾引入了“绿鞋机制”,授予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为期30日的超额配售选择权,可超额配售不超过1726万股人民币股份。但即便有“绿鞋”托底,高瓴重仓护航,百济神州开盘仍破发跌8%。截至当日收盘,百济神州收于160.98元/股,跌幅为16.42%,总市值为2149亿元。   百济神州首日破发早有前兆。12月7日晚,百济神州披露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发行结果公告,网上投资者放弃认购数量为103.25万股,网上投资者放弃认购金额约为1.99亿元。“此次百济神州发行价较高,中一签需要缴款金额近10万元,加上港股有明确的估值锚,投资者担忧也比较正常。”业内分析人士认为。   定价偏高是一方面,更大的质疑声音是百济神州巨额“烧钱”搞研发,连年亏损。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百济神州研发费用分别为45.96亿元、65.88亿元、89.42亿元,分别达到同期营收的3.5倍、2.23倍和4.21倍,净利润分别为-47.48亿元、-69.28亿元、-114.07亿元。   这一烧钱模式与创新药研发有着投入高、周期长、风险大的特性有关,但在创新药企业中,类似百济神州如此大手笔研发投入也实属罕见。记者注意到,同样涉及创新药领域、目前市值已超5000亿元的恒瑞医药,近几年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基本都控制在20%以内。同样作为创新药企的君实生物,常年亏损的情况与百济神州也不在一个量级。   百济神州为何有如此高的研发费用?这与其同步推进上百项全球性临床试验,搭建大规模全球临床开发团队密切相关。百济神州高级副总裁汪来曾透露,泽布替尼全球三期头对头临床试验,仅购买对照药物伊布替尼,在一个病人身上一年可能就要花掉10万美元,患者用药可能长达3至4年,一个人一项研究成本高达30万至40万美元,而全球有400位病人。   “中国目前很多投资思维还停留在仿制药阶段,希望能短期内得到回报。但是新药研发周期长,风险大,平均需要10年左右,但是如果上市,后期回报也同样会很大,持续去做,管线井喷也会是必然趋势。”汪来表示。   专注创新药不断释放“后劲”   百济神州的海量投入换来的是国际上对药物品质的认可,创新成果也渐近集中收获期。目前百济神州已成功上市3款重磅自主研发药物。其中,百悦泽实现了国内抗肿瘤创新药出海“零的突破”,目前其商业化布局已经覆盖全球约40个国家和地区,用于治疗多个B细胞恶性血液肿瘤适应症。   这也让百济神州产品收入持续增长,“后劲”不断释放。2021年第三季度,百济神州产品收入达1.925亿美元,同比增幅111%;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总收入为9.62亿美元,同比增幅360.93%。   值得一提的是,踩着政策的东风,百济神州旗下百泽安三项新增适应症、百悦泽一项新增适应症和百汇泽新药纳入新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降价放量带来的是业绩的大幅增长。财报显示,百济神州第三季度产品收入1.925亿美元,来自这三款药的收入就达1.89亿美元,占比超过98%。   “目前很多大公司的新药上市,价格因素使得全球可能只有六分之一的患者能用上。”王晓东表示,与传统跨国药企靠高价售卖创新药,获得更多盈利支撑研发的商业逻辑不同,百济神州希望打破这样的局面,研发出更多有价值的新药覆盖全球更多的患者,自然而然带来更多的商业收益来平衡研发投入。   不过,新药研发“九死一生”,百济神州在商业化过程中,也面临着同类产品挤压,竞争加剧的风险。“我们对此有非常清晰的认识,也不怕竞争。我们希望靠自己的努力,去颠覆全球制药的格局。”王晓东表示,继3款自主研发产品获批上市,11款自主研发临床前候选药物推进到临床试验或商业化阶段后,百济神州将在今年进入第三波研发浪潮,踏上“要做全世界最好的抗癌药”的新征途。